• <blockquote id="6ceqi"></blockquote>
    <menu id="6ceqi"></menu>
  • <menu id="6ceqi"><object id="6ceqi"></object></menu>
    主页 > 养生常识 > 全国首例电票系统诈骗案告破

    全国首例电票系统诈骗案告破

    发表日期:2020-05-28 | 来源 :赛车群 | 点击数: 次 收听:
     

    全国首例电票系统诈骗案告破

    图为办案检察官查阅卷宗。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余东明 摄

    ● 犯罪分子通过伪造虚假银行账户,利用金融系统的漏洞成功接入中国人民银行电子商业汇票系统开设虚假汇票,使整个系统无法完全发挥其应有的防造假功能

    ● 在票据圈,一张汇票一旦被银行承兑、贴现,就等于有了承兑银行兜底背书,有投资需求的其他银行会买下这张汇票,实际支付金额为票面金额扣去自贴现日至汇票到期日的利息,只要给出的利息适当提高,很容易将汇票卖出

    央行电票系统本身就以安全性高、交易便捷著称,事发后,央行也及时采取了有力举措查漏补缺。但令人惋惜的是,此案牵涉的多家银行存在太多漏洞,未能严格按照央行标准操作,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

    1999年上映的好莱坞大片《偷天陷阱》至今令人记忆犹新,两名超级大盗在千禧年除夕夜,利用电脑受“千禧虫”影响的最佳契机,成功洗劫防卫森严的银行系统。

    日前,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发布“2019年度上海金融犯罪典型案例”,其中就有一个与之非常相似的案例。犯罪分子通过伪造虚假银行账户,利用金融系统的漏洞成功接入中国人民银行电子商业汇票系统(以下简称央行电票系统)开设虚假汇票,使整个系统无法完全发挥其应有的防造假功能,涉案金额高达20亿元。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走访相关办案单位,独家揭秘这一现实版的“偷天陷阱”。

    伪造虚假银行账户

    混入央行电票系统

    2016年7月25日,河北廊坊一间狭小简陋的招待所房间内,一伙人围坐在一位50岁上下的女子身旁。女子名叫崔霞,初中毕业便辍学打工,却是这次行动的核心人物。

    “张玉来进行技术指导,教一教怎么申请开票!贝尴妓,接着她又给远在上海的国企老总黄腾打了个电话,“可以行动了”。

    他们打开两台电脑,黄腾远程指挥出纳人员,操纵名下企业提交开票申请。紧接着,张玉利用A银行廊坊开发区支行(以下简称A行廊坊支行)开设的“B银行”同业账户同意承兑,企业签收电票后,再卖给“B银行”贴现。短短5分钟,一张价值5000万元的电子银行承兑汇票就可在央行电票系统上流通。这张汇票承兑行为B银行,开票行为A银行,出票人为黄腾名下的企业,票面看上去毫无异常。

    “票成了,绝对一点问题也发现不了!闭庞竦靡獾厮。他们开出的电子银行承兑汇票,相当于一张可随时取现的5000万元支票。

    在票据圈,一张汇票一旦被银行承兑、贴现,就等于有了承兑银行兜底背书,有投资需求的其他银行会买下这张汇票,实际支付金额为票面金额扣去自贴现日至汇票到期日的利息,只要给出的利息适当提高,很容易将汇票卖出。

    正常情况下,企业申请电子银行承兑汇票,必须要向承兑银行提供充足的担保物或者有足够的授信额度,银行才会对该票据予以承兑。然而,黄腾作为出票人,在真实的B银行连账户都没有,更谈不上账户资金保证。

    事实上,张玉操纵的“B银行”同业账户是假的。他深知,电子银行承兑汇票以数据电文形式存在,电票的开票、背书等业务均在央行电票系统内完成,不存在造假和克隆的可能性,既然无法在票据上做手脚,那如果从源头造假呢?

    这一近乎异想天开的想法,被这个6人犯罪团伙实现了。

    小试牛刀后,崔霞没有让大家继续开票,而是着手寻找转贴现的下家,将伪造的电票卖出去。

    2016年7月26日上午,他们又开了9.5亿元,下午开了5亿元。到次日上午,总计开了20亿元。经过桥行搭线,C银行上海分行、D银行共计以19.31亿余元的贴现价格买下崔霞团伙开出的20亿元假汇票。

    这场偷天换日,其实已经筹谋半年之久。

    2016年年初,崔霞受3家企业所托,帮助对方融资,赚取高额中介费。崔霞首先找到曾在B银行担任营业部客户经理的陆强,经朋友介绍又结识了曾就职于银行票据部的张玉。张玉的加入,使崔霞、陆强了解到可通过电子银行承兑汇票进行融资,而央行电票系统的高防护性使得在汇票上作假几乎没有可能。

    于是,3人转而利用陆强的身份便利,预谋假冒B银行名义接入央行电票系统,并联系好有资金需求的企业开具电子汇票,由自己控制的“A银行”对电子汇票进行虚假承兑,再将电子汇票贴现、转贴现给其他银行,从而骗取转贴现资金。

    但B银行只是一个地方性中小银行,不能直接接入央行电票系统,需要寻找四大银行票据营业部签署代理接入协议,还要在有资质的银行开设同业银行结算账户(以下简称同业账户),并开通电子票据代理接口。

    在这场完美预谋的前半场,陆强游走于各大银行,多次以B银行名义向熟识银行申请开立同业银行结算账户。然而,这一过程并不顺利,由于假冒账户无法大额查询,均遭银行拒绝。

    转机发生在胡睿加入后。胡睿作为法人代表的国企急需资金,想要开具承兑汇票融资,通过资金中介联系上了张玉。作为国企老总,胡睿曾与A行廊坊支行打交道,在他的牵线搭桥下,A行廊坊支行同意进行“核行面签”,崔霞等人提交了伪造的B银行营业执照、金融许可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等证明文件。

    2016年7月14日,A行廊坊支行派出两名员工到B银行核实确认相关信息。见面地点却是在B银行保卫部总经理办公室,这里被伪装成行长办公室,行长由一个农民假扮。两名员工做完一套流程,连公章都未核实,就回到廊坊报告无误,就此鱼目混珠,假的“B银行”成功开设同业结算账户并开通电子票据代理接口。

    与此同时,陆强顶着B银行副总经理的身份千里迢迢前往郑州,宴请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票据营业部郑州分部(以下简称A行票据部郑州分部)经理赵文,因陆强曾与分部有过业务往来,赵文同意“简化操作”,将B银行之前办理其他正常业务曾提供过的材料复印件“后补”进去,进而顺利签订代理接入协议。

    至此,账户和接入端口都已解决。崔霞等人需要继续寻找有资金需求的企业提交开票申请,上海某公司董事长黄腾进入视线,在同伙周浩的联系下,黄腾入局。

    2016年7月25日,黄腾安排公司员工带上自己实际控制的9家公司的网银、密钥等,与崔霞、张玉、胡睿、周浩一起到河北廊坊开票。在那家招待所内,崔霞等人一共开具了40份共计20亿元的电子汇票。

    骗得的19.31亿元转贴现资金,分别转至黄腾、胡睿实际控制账户14.48亿元、4.82亿元,再按照事先约定很快分散到不同公司相关账户,或用来归还欠款、货款及贷款,或用来投资。最终崔霞共获得3.28亿元可支配资金,除向张玉、陆强支付佣金外,其余拆借给他人,并转至不同账户。

    铁证如山决胜法庭

    犯罪分子自食恶果

    20亿元的汇票交易,在不大的电子票据圈很快引起各方关注。

    赛车群

    养生专题

    栏目排行

    • 常识
    • 饮食
    • 运动
    • 中医
    • 保健
    明星养生
    微信猜大小单双平台